狗金

天天拉面

万万没想到我介个上岸多年的过期咸鱼也能收到关爱

幼稚么?幼稚

甜么?甜

好看的人连初见都与偶像剧不分伯仲
甚至要更浪漫些

你就说说嘛就一个见面说了说少次,每次都要往里面加细节,就这么记忆深刻沃

真羡慕

可,真,是,太,甜,了,吧!!!!

现场尖叫太强了感觉自己周围都是自己人🙆🙆🙆

等喋分不清:

霆峰这两天互提对方饭拍剪辑,附带祝福VCR。(高清版)


饭拍&剪辑:等喋分不清。


PS:视频禁一切。



枕头是柔软舒适的,可是他知道下面藏着什么。现在只需要抽出,再插进旁边那人的胸膛他就可以解脱了。

在脑海里一遍遍预演着,嗅觉已经先知先觉的接触血腥味。

他翻了个身面对着对方,将手伸进了枕头下方。

但很挫败的发现自己根本克制不住发抖。

一只手扼住他的手腕,也扼住了他的犹豫。

惊雷炸响,他向后缩了缩。

那人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等会有得忙,再睡会。”

不夜城

梁宝晴瞧见推门进来的那个少年,脑袋里轰隆隆驶过火车,碾得一颗心都不知道该怎么跳才是好。

 肢体僵直的坐着,七八月的天气里全身发冷,逼迫自己目不斜视。

 可是控制不了少年走过时带起的微风掀起餐纸的一角,就好像是溃堤的最后一推,洪水猛兽全部被放出来。

 “一杯柠檬茶,不要去冰。”

 鬼使神差的跟着走出去,梁宝晴觉得自己像是个跟踪狂。随时是要被发现,随时是要被拖去大街上摔在灼人的阳光下唾弃。

 少年绕到另一个街区拐进了公园,坐在树荫下的滑梯上认真的用吸管捞出冰块塞到嘴巴里。

 可能是太冰了缩着脖子,舌头推出一半可怜兮兮的叼着直扇风,融化的液体顺着扬起的优美的脖颈曲线滑入衣领。

 梁宝晴感觉到下腹不可遏制的灼热起来。

 此刻三三两两的少年站在远处招手呼唤,“左博快下来!”少年应和一声滑下去,跑向他的同伴们。

 原来他叫左博。

 梁宝晴把两个字放在唇齿间反复琢磨咀嚼,拿起那杯被遗忘在滑架上的冰饮,让它们混合着翻滚进食道。

 当晚梁宝晴便去买了一台相机,一本相册。

 

十几天足够去了解一个人,让一个人在记忆里扎根,行为炼化成习惯。

 取景框晃晃悠悠的从球场上少年奔跑的身影移到天空,梁宝晴放下相机舒出一口气,靠在长椅上有些昏然欲睡。

 “叔叔可以帮我们拍张照么?”

随之而来的是少年身上的阳光气味,即便额角全是细密的汗珠,那气味仍是干净的。梁宝晴僵硬的点点头,少年欢呼着招呼他的朋友们。

存有私心的多拍了几张特写,纯澈的眼神直直穿过镜头撞进梁宝晴的大脑,接管了思维控制身体。 

“我看叔叔好像每天都来着拍照,可以让我看看么?”见对方沉默摇头左博也丝毫不恼,低头玩弄着球拍。“对了我叫左博,叔叔叫什么?”

“梁宝晴。” 

左博跟着念了一遍,并且自觉自发的喊起另一个更为亲昵的称呼,“是阿宝。”

盯着少年颜色艳润的嘴唇,上下唇瓣张开再闭合喊出自己的名字,梁宝晴有些恍然。

剩下的时间里大多数是左博在说,梁宝晴认真倾听的模样。

“等一下!”错开眼神,梁宝晴发觉自己的喉口有些发紧便咳了咳,“我是说怎么把照片给你。”

少年拍拍脑袋露出懊恼又羞怯的表情,拿过手机摁摁弄弄好一会才还过去。

“阿宝和你聊天很愉快噢,再见。”

背影完全看不见了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惊异的发现傻小子把常用的软件加了个遍。通讯录里安安静静的躺着少年的名字,看久了眼眶竟发热起来。

 

“我们想在开学之前去海边玩一玩,家长们非得要个大人跟着才允许,拜托啦!”

左博似乎带有天然亲近的本性,认识了这段时间就能在八九点钟的时候找梁宝晴出去加餐。而梁宝晴永远无法拒绝他的请求。正如现在的情形一般,内心告诫再多也抵抗不了诱惑。

少年也大概明白自己的长相与年龄就是最好的长处,十分善于利用。比如他会用软糯的奶音恳求你,杏眼微睁半是威胁半是可怜的看着你,娇气却不娘气。

左博见他不做声有点着急起来,把烧烤盘移进去让他们坐得近些,都着短裤的膝盖小腿就相撞在一块,怀抱别样心思的成年人心脏突突跳动,温度骤然拔高。

“海边很好玩的,而且我保证我们都会很乖不会给你添麻烦的。阿宝,叔叔求求你了,你就答应吧。”

 

耳朵里听着脑海却想起了另一个人满脸通红的抱着他揪住他的头发,摇头满是忍耐的对他说:“不要了……阿宝,求你了……阿宝……”

 

那个时候的他是怎么样回答的呢?

 

记不清了,记不清。

 

失神落魄的转过来猛然握住左博放在桌上的手,左博被吓了一跳缩了缩却并没有挣开,就任由梁宝晴打量他。

片刻之后梁宝晴如同战败,颓然退至一旁,眼镜摘下,露出平日里都被隐藏的眉眼。

“是我喝多了,你说的事我答应。”

得了应允的左博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匆匆离去。

 

床下扔着团团纸巾,枕头边落着少年的照片。梁宝晴觉得有些疲倦但并不想入睡,干脆坐起吸烟。窗外偶有货车闹出的大动静,人烟少了依然是灯火通明。

 

海边行程如期进行,坐在一群精力过剩的毛小子中间,总是觉得聒噪又感慨自己已经是三十多的老年人。

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梁宝晴操心,也受不住被晒脱皮的风险跟着他们下海玩,就乐得清闲一直窝在酒店里。篝火晚会,也是左博一通一通电话催命似的催来的。

“您可真是尊难请的大佛,先自罚喝酒。”

梁宝晴还没走近,左博就眼尖的瞧见,不由分说的塞酒。大家闹过这一阵子就散去玩自己的了,梁宝晴无所事事的望天望地。

忽然之间一串烤得喷香的鱿鱼支棱到嘴边,左博见他咬住了,就松了手坐到身边。

天黑得迟,到了现在依然从海平面顽强的泛出红霞,海水呼啦呼啦的扑上来咸湿的风就糊在脸上。

梁宝晴侧过一点,悄悄的看着他。篝火明明灭灭的印在脸上,照得眼眸像是在发光。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还是会被蛊惑。

想靠近,想侵占。

 

“叔叔天天拍我是喜欢我么?”

 

一盆凉水浇灭了绮思,梁宝晴感到赤身裸体般的难堪。狡辩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根手指头挡了回去。

“嘘,叔叔不要说话。我知道你的相机里有什么。”懵懂无知的未成年丝毫不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令人遐想,仍旧无知无觉的努力激涨荷尔蒙,“叔叔如果喜欢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一朵玫瑰不知香,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忍耐到极限的梁宝晴终于忍无可忍的搂过腰身,品尝肖想很久的娇艳果实。

 

“我也很喜欢阿宝。”

 

 

究竟是怎么样走到现在这样,梁宝晴依然觉得过于虚幻。

或许是出于愧疚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除了亲吻便再也没有进一步。

这顿饭显然显得过于沉闷,左博吃两口就偷瞄一眼,再粗神经的也会发现。

迎着梁宝晴疑惑的目光,左博说得吞吞吐吐,蒸鱼都快被戳活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

想说带他去买礼物,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暗示什么。梁宝晴竟笑起来,揉了揉他偏黄的头发。

回家路上梁宝晴把左博撇在外面自己跑进超市拎了一带东西出来。左博偷偷看了发票瞬间红成猴屁股。

 梁宝晴想这样的生活或许也不错。

 

 

 

 

 

 

 

 

 

 

不是车 喜欢小甜饼的止步

 

end


叔叔天天拍我是喜欢我么?





并没有准备贺文和视频,所以!渣p混一下更 祝大嘎鸡年大吉

套娃

一只脚踏出机舱,港城少爷还没来得及帅气的摘掉墨镜就被帝都的冷风好好招待得打喷嚏,向前冲的一个踉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了出租车,哆哆嗦嗦的朝手心哈气。“去,去这个地方。”把手机给司机看,几个字讲得连舌头都要绕起来。

司机师傅一听他的港腔就乐了,一路上充分发挥了能侃的技能噼里啪啦说个没停,恨不得亲自领着港城同胞来个帝都三日游。可明显少爷是另有安排一路上眉头都拧到一块,到了地方迅速给了钱下车。下车又连连打喷嚏,冻得鼻尖通红倒是和脑袋上的绿毛相映成趣。

迷茫的瞧着眼前的居民区,又像是在回忆。视线对上走过来的一个人,互相愣了几秒,一个拔腿就跑,一个在后边玩命追。跑的那个脚下被冰滑了一下就被人摁在地上了。

“干嘛你想干嘛啊!”

“找你算账!”少爷恶狠狠的瞪他。

手脚并用拼命挣扎的人突然停下来,瞧了瞧眼前的绿毛噗的一下就笑出来。少爷还要再说,结果开口就是喷嚏岔了气势只能冷着脸看那人爬起来,领着他往回走。

 

张晓波也没想到人还真能追到这来,也亏他记得地址。当初借用他身体的时候只是觉着好玩就跑去染了一直想染的绿色,要是知道会是现在这个局面打死他也不会瞎玩了。

“少爷少爷我错了还不行吗,拜托您老倒是说句话呀。”张晓波冲着靠在沙发上的人作辑就差跪下了。他不怕别人找麻烦,就怂这一声不吭的。哪知道少爷哼哼两声就这么倒下去了,张晓波一惊摸到脸上才觉出滚烫的热度,原先以为脸上红是因为暖气熏得也就没在意。

手忙脚乱的把人架上床,脱鞋子的时候注意到少爷竟然还穿着单裤短袜,“现在年轻人怎么回事,不尊重冬天穿秋裤报应就来了吧。”嘴里虽然嘲笑着,却还是尽心尽力的喂药拧毛巾把人在被子里裹成蚕蛹。

忙活完张晓波瘫在地上心想自己这是招了个金贵的大爷来伺候了。

 

张晓波是个好孩子,认认真真生活正正经经工作,不酗酒不抽烟难得拼酒就是在圣诞那天被人拖着喝到断片。一觉醒过来世界都变了,看到镜子里那张脸还有上半身饱满的胸大肌的时候没忍住上手捏了捏,怀疑是之前陪小姑娘看了那什么电影才做了梦,要不然就是喝了假酒。

其他的事他也没敢做就出门染了个头发,隔天再问旁人才放心那人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直接失联了一天。还没等他回过味来苦主就找上门了,你说这可叫什么事呀。

半夜威廉发了汗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肚子却饿了,香味直钻鼻子。寻着味跑到厨房看见围着碎花围裙的屋主愣了愣,肚子咕噜一声暴露了他。张晓波头都没回拎着大勺一挥,少爷就默默出去端正的坐在餐桌边等着,乖巧得和幼儿园小朋友一般。饭量却不是小朋友了,虽说吃相斯斯文文的可饭菜就像蝗虫过境般的减少下去。张晓波抱着电脑窝在沙发上看剧,威廉吃完想对他说话就看见他已经头一点一点的睡着。

 

不明白自己家怎么就突然多了两个生物,其中一个还会挠人。起初张晓波也表达过抗议的,可少爷直接往他卡里划了笔巨款,也只得捏着鼻子劳心劳力的当起铲屎官。

更气人的是那位少爷给猫起名叫小波。还饶有兴致的看他和猫对峙半晌后轻飘飘的丢下一句结论:他像你,是你亲生儿子。

“少爷!过来搭把手!”张晓波站在梯子上时不时晃一下,直到威廉拎着手机漫不经心的稳住一角才悠悠的安心下来,专心换灯泡。少爷的电话响过很多次,可这是他第一次接电话。晓波不自觉屏住气支棱起耳朵听,手上动作也缓下。

威廉抬了抬眼睛张晓波心虚的赶忙转过脸去,见状嘴角翘起微妙的角度答话也柔和很多,听得那头Lily一愣失去了再教训弟弟的机会,只能撑着眼角让人断了他的卡。

张晓波懊恼着自己看剧从来只看字幕不认发音,现在一个字都听不懂,还是威廉敲敲梯子腿才让他回神。麻利的拧上电灯泡,再爬下去推电闸,芯子闪了几下还是顽强的亮起来。晓波高兴的吹口哨,忘记了刚才的尴尬,整理垃圾准备扔出去。威廉踢着拖鞋回去继续瘫沙发。

“卧槽!”

中气十足的国骂让威廉也不禁探出脑袋看个究竟,一看之下也露出惊诧的表情。

在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波就摇着尾巴一溜烟的冲出去消失在门外那郁郁葱葱的森林中。张晓波猛然拍上门,死死抵住打摆子似的发抖,憋了许久才爆发出一句。

 

“这他妈大白天的也能撞见鬼?”

假装自己已经会搞事咳咳 蓝后有一张好像不是官方图就不放微博不加tag了

睡到日上三竿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爬起来,对着穿衣镜面无表情的捏捏自个的胸大肌,瞬间清醒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头天晚上喝了假酒





换上最骚气的衣服跑到理发店,拍着桌子叫嚣

来人啊给朕染绿了








心情复杂的看着脑袋上的“绿帽”,少爷转身就订了从港城飞帝都的机票


吭哧吭哧蹬着“二八”宝马的小市民啊啾打个喷嚏,裹紧军棉袄子汇入人群